隐身小保安:少年意外成为天选之子,毅然拔剑拯救世界!

第一章 影子

“我待你们不薄,你们竟然一起害我?”

夜晚的林子里,传来一道愤怒的嘶吼声。

张易咳出几口鲜血,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,握紧了手中的匕首。

“影子,不要怪我,他们给了我一辈子花不完的钱,只要除了你,我和阿月就可以带着钱回国过安稳日子了!”

寒风凛冽,对面的男人声音低沉。

“血狼,我们之间十年兄弟情义,就这么一文不值吗?”

张易苦涩一笑,心痛如绞,他从未想过,有一天会栽在自己最信任的两个人手里。

几天前,血狼接下了一单任务,要动手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,向张易求助。

在女友夜莺的说动下,张易根本没有怀疑。

而等张易跟着血狼按照约定来到地方之后,血狼和夜莺却突然对他出手,猝不及防之下,张易堪堪避开要害,右肩却受了伤。

到这时张易终于明白,血狼的目标,竟然是自己!

一个是自己十年的兄弟,一个是与自己定下终身的未婚妻,如今却全部背叛了自己。

“影子,你右肩受伤,放弃吧,今天你逃不掉的,这世上没人比我们更了解你了。”

一旁身材苗条带着几分英气的女子神色有些挣扎,最后语气彻底冰冷了下来。

“阿月,我们就要订婚了啊,为什么连你也不惜代价?”

张易摇摇头惨笑,声音哽咽。

“影,我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,血狼说,拿到这笔钱,我们就可以回到国内,找一处地方隐居下来,过普通人的生活”

女子叹了口气,避开张易的目光,扭头看向了别处。

“说这么多干什么?赶紧动手。”

这时,一旁的血狼走上来:“影子,你走后,我会把你好好安葬,算是我们能为你尽的最后一丝兄弟情义。”

 “血狼,你真以为你能除掉我?”

就在血狼动手的一瞬间,张易嘴角忽然浮现一抹讥笑,带着浓浓的嘲讽。

“嘴硬。”

血狼眼中闪过一抹不屑,他和夜莺也是排行榜第二第三的人物,现在他们联手,而张易又受了伤,因此,他根本不觉得张易还能扭转局面。

可是,话还未说完,血狼脸色突然大变,张易竟然在原地消失了。

眨眼间,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贴在了血狼脖子上,散发着阵阵寒意。

“你,怎么可能,你怎么做到的?”

血狼神色惊恐,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。/p>

“我把你当兄弟,所以你才觉得你了解我。倘若没有了这份情义,你在我跟前,什么也不是,血狼,你要明白一个道理,哪怕你们联手,第二也永远是第二,而王之威严,不可触犯。”

张易面色逐渐冷淡下来,手中的匕首带起一道血光,倒在地上,眼中尽是不甘。

“你?”

浓浓的恐惧让一旁的夜莺瘫倒在地上,就在刚才,她眼睁睁的看着张易在原地消失,又凭空出现在血狼身后,整个过程,如同鬼魅一般。

“你我相处数年,阿月你不知道吗?我刚才给过你机会了,可是你不珍惜,哦对了,知道我的代号为什么叫影子吗?”

张易一步步的走向夜莺,看着地上面色惊恐抽泣摇头的夜莺,张易突然笑了:“因为我,会隐身。”

说着,张易身子再度消失在黑夜里,重新出现时,已经站在了夜莺跟前。

夜莺惊恐的指着张易尖叫。

夜风吹过,随着张易手中匕首挥动,尖叫声戛然而止。

张易看了看头顶的月光,眼角隐隐有泪渍闪烁,这一刻,他从未有过的疲惫和厌倦,他小时候生过一场怪病,病好了之后,脑海中多了一滴血珠,只要运转血珠,他拥有短时间的隐身的能力,毫不避讳的说,只要张易想,这个世上没有人能威胁到他,只是,他从未过自己的兄弟和女友会联手。

擦了擦眼角,张易点起一根烟,掏出卫星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,努力挤出一丝笑意。

“佳佳,哥哥明天就回去了,再也不走了,你好好读书,哥哥回去找份工作供你上大学。”

话还没说完,电话里突然传出一个女孩的哭声。

张易心头突然一跳,哭声正是自己的妹妹张佳。

“哥,呜呜呜,哥,你快救我。”

而后,电话那边传来杂乱的脚步声,慌乱中手机似乎摔在了地上,伴随着张佳的哭声。

“佳佳,佳佳。”

张易目光忽然变得血红,喉咙沙哑,浑身的戾气这一刻轰然爆发,即便是刚才,也没有让他愤怒到如此失态,对于张易来说,妹妹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,也是他的逆鳞。

“还想再见到这女人的话,两天内到京都LC区。”

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,说完,电话便被挂掉。

“不管你们是谁,如果我妹妹出了一点意外,我必让你们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张易手中的卫星电话嘭的一声轰然爆碎,周围的温度猛然降了几分。

第二章 你是影子?

夜色渐深。

京都郊区一处废弃的房屋内,两个女孩身上多处伤痕,处在半昏迷的状态。

“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好不好。”

许嘉允面色苍白,语气虚弱,蠕动着干裂的嘴唇,冲周围几个神色冷峻的黑衣人苦苦央求。

“不好意思啊美女,有人要花钱买你的命,旁边那小妞非要冲上来帮你,嘿嘿,不过等那小妞的哥哥来了,黄泉路上你们仨就可以做个伴了。”

看到角落里学生模样的张佳已经昏死过去,黑衣人从一旁拎起水桶,浇在张佳头上身上。

“我要给我哥打电话,求求你们,不要让我哥过来了,放过我哥哥,我什么都愿意做。”

冰冷的水浇在身上,张佳打了个哆嗦,蜷缩着身子哭泣央求。

“晚了。”

黑衣人撕扯起张佳的头发,狠狠的甩了张佳一巴掌,或许是用力过猛,张佳脸上留下一道血红的五指印,意识模糊昏了过去。

“速度把人解决掉,我刚从独狼口中得到一个重要消息,狼和夜莺死了,影子也失踪了,恐怕快要变天了。”

这时,一个神色有些阴狠的眼镜男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“什么?蛇王,此话当真?”

一众黑衣人满脸震惊,不敢置信。

蛇王点了点头,心中同样无法平静,地下界重新洗牌,他身为第十三位的自然不肯错过这个机会。

“快点动手,烧的干净些!”

看了墙角处于昏迷中的两个女人,蛇王心中闪过一抹不耐烦,挥手让手下把早已准备好的汽油搬了进来。

看到蛇王的手势,黑衣人默默点了点头。

就在黑衣人打开汽油桶倒在墙角两个女人身上的时候,屋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了。

“佳佳。哥哥来了,佳佳。”

张易第一眼就看到浑身湿透的张佳,而看到自己妹妹满身伤痕的时候,滔天的戾气猛的从身上爆发开来,眼睛因为愤怒而变得血红。

“小子,你别急,一会我们就送你下去跟她们作伴。”

看到张易,众人一愣,随后冷笑,其中一个黑衣人从腰间摸出一把带着锯齿的短刀,刺向张易。

蛇王轻哼了一声,转过身准备把一旁所有的汽油都倒在地上。

可是刚转身,就听到一声惨叫,夹杂着令人牙酸的骨头碎裂声。

蛇王回过头,面色一变,只见自己那名手下手腕被张易单手捏住,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着,胳膊显然是断了。

“砰。”

张易抬脚揣在那名黑衣人的胸膛上,黑衣人闷哼一声,倒飞出去。

看到张佳脸上已经有些发青的五指印,张易血红的眸子中升腾起浓浓的怒火,嘶吼道:“我说过,我妹妹只要出一点意外,我就会让你们痛不欲生。”

“一起上,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怎么让我们痛不欲生。”

蛇王冷笑一声,其余几名黑衣人闻言从腰间掏出短刀,冲张易砍去。

可是,只短短一瞬间,几声闷哼再次传来,那几个黑衣人皆倒飞出去,胸口凹陷,四肢抽搐,口中吐着夹杂着血水。

突然出现的变故,让蛇王脸色有些难看,猛地从腰间摸出一把蛇牙一般的匕首,身影迅速的冲向张易。

对于自己的速度,他很自信,甚至榜上速度比自己快的,也没有几个。

然而,就在手中匕首逼近张易时,一股巨力突然从他的手腕传来,蛇王骇然发现,自己的匕首竟无法再刺动分毫。

“当啷——”

张易双手夹住刀背,猛的用力,匕首竟然硬生生的碎成两半,一道残影过后,蛇王腿上一痛,惨叫着跌坐在地上,他的脚筋,不知何时竟然被张易给挑断了。

“我说过,我妹妹但凡有一点意外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。蛇王,如果我把你的手筋和脚筋挑断,你最后会是什么下场?”

张易眼中满是血丝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蛇王。

“你怎么会认识我?你到底是什么人?难道你也是。”

蛇王惊恐的往后退着步子,血水顺着大腿不断的留下来,而这时,外面突然响起脚步声和隐隐的说话声。

“哈哈哈哈,独狼来了,你知道独狼是谁吗?那可是榜上第四名的杀手,影子失踪后,没人会是独狼的对手,如果你现在给我跪下,我还可以考虑让你死的痛快一点。”

听到脚步声,蛇王宛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面上狂喜,冲着张易疯狂大笑:

“独狼?”

张易眉头微微一皱。

“哈哈,知道怕了?快给我跪下来,磕三个响头,否则,独狼到了之后。”

蛇王看到张易皱眉,心中更加笃定对方忌惮独狼的身份。

“怎么回事?出什么事了?”

这时,独狼从门口进来,第一眼看到躺在地上血泊中的蛇王。

蛇王看到独狼进来,目光怨毒的指着张易疯狂叫喊:“独狼,你只要杀了他,这辈子我给你做牛做马。”

就在这时,张易把玩着手中的匕首,走了上来,看着站在门口的独狼说道:“独狼,你准备怎么做?”

张易的语气十分的平静,但此刻听到他说话的独狼却是浑身一颤,转过头看到张易的脸之后,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张易面前,面色惶恐:“启禀影王,属、属下不敢。”

轰,看到眼前这一幕,蛇王心里顿时掀起了滔天巨浪。

下一章 继续阅读

文瑞文学

点击阅读全文,继续阅读
阅读全文
保存记录 关注本书 返回顶部